千树万树莲花开

今晚的炒粉好难吃

【撒野r】丞飞 私房照(2)

答应大伙的三轮车车  恶趣味ooc慎入

很短,发出来意思一下,估计还会码

吧¦•ˇ3ˇ•。)

老规矩链接评论区

【撒野】私房照

丞飞丞 


  假期的清晨俩人手机都关了闹铃,睡得安稳。


  午间的阳光没能透过窗帘缝隙如期而至,提前醒来的顾飞甚至以为自己醒了个大早,轻手轻脚地挪下床想去买早餐。


  “卧槽,丞哥你醒醒……”顾飞在手机屏幕亮起来的那刻拉开窗帘,天空灰蒙蒙的,乌云盖顶,密不透光。

 

  “我操你大爷顾飞……现在五点了吗……”蒋丞撑起半边身子看了一眼,又倒下了。


  “丞哥。”顾飞坐到枕头旁,展示了自己的手机屏幕。“中午十二点了。”


  屏幕上是一张蒋丞穿着肥佬++++大码上衣的模特照,伸长裸露的两条白腿骚破天际。


  “我好帅。”蒋丞皱起了眉头。


  顾飞有些不明所以,凑过去看了看,恍然大悟地哦了一声。


  “等等,我们今天不是要出去玩吗?”蒋丞呆滞了半天,一激灵从床上弹起来,吓得顾飞差点把手机甩飞出去。他就光个脚噔噔下床,站在窗边有些郁闷。


  “要下大雨啊?”


  “在家吧,中午想吃什么?”


  “西红柿蛋面。”蒋丞张开双臂,向后一倒,“加俩鸡蛋。”

 

  顾飞无奈地笑了笑,又往和被子滚成一团的蒋丞身上踩了两脚:“等会起床刷牙洗脸。”


  “顾飞……”蒋丞埋着的脑袋突然蹦出个想法来,立马抬起头看他。


  “嗯?”


  “我想看你拍照。”


   ……


  床头柜上堆了许多杂七杂八的小玩意,凌乱的摆放着,里面甚至还有一把不知道哪里掏出来的假花。


  蒋丞捧着束假花盯着顾飞,眼神跟随他在不大的房间里游走,看着他摆弄器械、挑选衣服、布置背景,严肃正经得很。


  认真工作男人最帅了。蒋丞啧了一声,开口便带着一股醋酸味:“你在工作室是不是有很多小姑娘追啊?”


  顾飞摆弄相机的动作顿了顿,嘴角不住上扬:“没有啊。”


  “那就是有很多小男生追咯。”


  顾飞听了动作,抬眼看他。


  “嗯?”蒋丞仰起下巴,脸上调侃的意味十分明显,“我男朋友这么帅,怎么可能没有。”


  “我很凶哒。”顾飞眉头一拧,恶狠狠地威胁道,“大伙都不敢靠近我。”


  蒋丞没绷住,笑趴在床上。


  “有那么好笑吗?”顾飞也跟着笑了,“可以了丞哥。”


  “衣服换了坐床上去,给你拍床上写真。”顾飞尾音拖的有些暧昧,他把相机放到床上,拎起衣服扔给蒋丞。


  “顾飞……你是不是搞错了?”


  “什么?”


  屋外阴沉的空气笼罩在灯光昏暗的房间内,俩人尴尬的僵持着,相视无言。蒋丞抱着衣服起身,走到顾飞面前,鼻尖都快碰到一起去了。


  “你拍,不是我拍。”


  “谁帮我拍?”


  “我。”蒋丞偏了偏头,在顾飞脸上落下一个吻。


  “丞哥你知道……”顾飞往后仰了仰,抵到墙上。


  “我知道,拍给我一个人看就好。”蒋丞搂住他的腰,语气有些强硬,“像拍模特照一样。”


  “丞哥。”顾飞勾了勾嘴角,“这叫私房照。”


  “那就私房照。”


  顾飞挑的衣服很简单,棕色无袖外面套件宽松的长款衬衫,下身再搭一条带白杠的运动裤。


  自从他俩毕业工作后穿衣风格难免有些改变,蒋丞此刻有种重回校园的错觉,眼前的顾飞仍是那个上课插着

个耳机看电影的炫酷平头哥。


  “丞哥你想怎么拍?”顾飞坐到床沿,饶有兴致地看着蒋丞摆弄自己的相机,“性感的还是可爱的?”


  “都不要。”蒋丞举起相机连拍了几张,像模像样的,“拽一点,就你把人往树上抡的气质。”


  “还记得?”顾飞笑了笑,紧跟着是一声快门声。


  取景器里的顾飞身形稍稍后仰,眼神瞟向相机后的蒋丞,笑容温润,毛寸脑袋长长了许多。与灰暗的背景以及流里流气的穿着形成了较大的反差。


  这是二十七岁的顾飞,磨平了青春年少的棱角,忙碌于大城市奔波的顾飞。


  “挺厉害啊丞哥。”顾飞站起身来,往墙上一靠,双腿随意交叠着,“今天怎么这么有兴致?”


  “我们学霸,学东西特别快。”蒋丞吹了声口哨:“雨女无瓜。”


  那双长腿感觉都要爆屏了。


  尽管蒋丞察觉顾飞动作有些放不开,但这并不妨碍自己男朋友耍帅,毕竟摄影师相比较模特,更懂得镜头需要什么。


  “雨什么?....操。”顾飞一开始没反应过来,张着嘴有点想笑。


  “雨女无瓜!”蒋丞捧着相机笑了半天,还不忘摁个快门。


  “诶诶诶诶诶!我操.....丞哥我可警告你啊!拍丑了咱俩没完!”顾飞笑得肚子疼,伸手去挡摄像头,“你们学霸真是学啥都像。”


  “那可不,滚床上去。”蒋丞拍了把他的胳膊肘子。


  “哦。”顾飞从床头柜摸出烟来点上,侧着身子躺下,猛吸了一大口。


  蒋丞眉毛跳了跳,一把扑上去抢,到手时就剩个烟屁:“狗日的顾飞,你是不是想把床点了...”


  高悬天空的水盆终于是泼下来了,雨滴被风卷着撞到窗上,噼里啪啦连成一片。


  摄像头对着顾飞时他还在笑,烟雾缭绕了半张脸,恰好露出顾飞并平日不是很明显的虎牙,压皱的衣物紧贴着肌体,勾勒着若隐若现的腰线.....


  操。蒋丞下意识地摁下快门,将烟头摁灭在烟灰缸里,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裤裆,他总算能理解顾飞拍自己时bq的心情了。


  进入状态的顾飞自顾自地走到靠椅上坐下,嘴里这次叼了根糖,指导着已经意不在此的蒋丞拍照。他把衬衫脱掉,只剩里边的无袖衫,大赤赤地岔开腿,手搭在胯间。


  最后在蒋丞摁下快门的瞬间挑高单边的眉毛,嘴角一勾。


  蒋丞感觉自己裆都快炸了,艰难地咽了咽口水,爆粗口的声音都有点哑。


  窗外的雨越下越大,入夏的闷热开始发散。顾飞嘴里的糖咬得咔咔响:“拍快点。”


  “那么急干嘛?”蒋丞轻咳了两声,试图掩饰自己的龌鹾思想。


  顾飞的视线落到对方胯间鼓起的小帐篷上,勾了勾嘴角。


  “我们还有更着急的事要做呢。”


  正文完

  或许会找个时间接辆三轮车 |・ω・`)


【丞飞R18】酒精

  丞飞文,和不是好🐤一伙喝酒回来的顾飞飞。

  第一次发文业务十分不熟练X,鼓捣了好半天

  链接见评论